梅克爾 Angela Dorothea Merkel.生日密碼《維心書苑》
Author

梅克爾 Angela Dorothea Merkel

  • Image   梅克爾 Angela Dorothea Merkel
  • 德國政治人物
    維基百科: (Angela Dorothea Merkel,1954年7月17日),原姓卡斯納(Kasner),德國女性政治家、物理、量子化學家,前任德國聯邦總理,為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成員,曾擔任其領袖多年。其畢業于萊比錫大學,修有物理學碩士、量子化學博士學位。除了德語之外還通曉俄語、英語等語言。

    默克爾出生于西德漢堡,隨後移居至東德。學業生涯結束后,默克爾曾在德國物理、化學科研領域工作。1989年進入政界,1990年起陸續在聯邦政府内閣中擔任過德國聯邦家庭事務、老年、婦女及青年部、德國聯邦環境、自然保育及核能安全部部長等職并在1991年當選德國聯邦議院議員。2000年當選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黨首,2005年11月至2021年12月任德國總理。默克爾是德國曆史上首位女性總理,也是東西德統一後首位出身前東德地區的聯邦總理[1]

    默克爾前后擔任基民盟黨魁十八年有余,擔任國家總理亦近十六年。如此長的在任時間在政黨輪替為常態的西方民主國家中相當罕見,也從側面證明了默克爾作為女性政府首腦具有的相當政治素養及個人實力。在任上,她被視作歐洲聯盟實際領導人,特别是在英國退歐之后更是強化了這種定位。而默克爾在國內的滿意度亦一直保持在良好水準,在其執政的十五年間,滿意度維持於60至80%水平,亦從未跌穿50%的轉捩點。[2]

    在國内政策中,在醫療改革、能源問題以及移民危機采取的措施是她擔任總理期間的主要問題。自2014年以來,她一直擔任七國集團高級領導人。2018年10月,默克爾宣布她在2021年将不再尋求連任總理職務。

    生平背景[編輯]

    默克爾的祖父Ludwik MarianKaźmierczak,穿著波蘭的藍軍制服,和他當時的未婚妻瑪格麗特(Margarethe),默克爾的祖母

    1954年7月17日,默克爾出生于西德漢堡的一所醫院。[3]出生時全名為安格拉·多羅特婭·卡斯納(Angela Dorothea Kasner),其父系先祖是普魯士王國波森省的波蘭人。默克爾是她第一任丈夫的姓氏,離婚後保留至今。

    默克爾的父親是一位路德教會牧師,在她出生三個月大時從教會接到新的任命,全家移居至東德東柏林以北90公裏的滕普林。童年默克爾在那裏完成了初等教育,俄語造詣佳,八年級時就獲準參加全國俄文競賽(此競賽隻有十年制專科學校的十年級生才能參加),獲選為俄文最佳女學生,得到在東西德四處旅行以及到莫斯科旅遊的獎賞[4],到莫斯科買了第一張披頭士唱片。在萊比錫大學攻讀物理學(1973年-1978年),之后在科學院物理化學中央學會工作學習(1978年-1990年),研究領域是量子化學,后來取得博士學位[5][6]

    前東德的生活背景給她帶來不少好處。她作為牧師的女兒,并在每間屋子都可能存在東德警察告密者的社會裏度過生命的前36年,養成了很好的掩飾或控制情緒的能力。除了德語和俄語外,默克爾還會說英語。當別人評論她身為東德人的背景時,她說:“真的有話可說的人,是連化妝(掩飾)都不需要的。”

    政治生涯[編輯]

    默克爾與洛塔爾·德梅齊埃,攝於1990年

    1989年柏林牆推倒之后,她投入到蓬勃發展的民主運動中。1989年底她加入新黨“民主覺醒”。東德第一次民主選舉后,她得到新政府一個副政府發言人的職務,在洛塔爾·德梅齊埃手下工作。1990年12月兩德統一后,她成為赫爾穆特·科爾内閣中婦女青年部部長。1994年出任環境和核能安全部長。1993年6月至2000年5月任梅克倫堡-前波莫瑞州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基民盟)領導人。安格拉·默克爾的政治生涯得益于前聯邦總理赫爾穆特·科爾的提拔。科爾有一次叫她小姑娘(德語:das Mädchen),因此很多媒體也把默克爾叫做“科爾的小姑娘”。

    反對黨領袖[編輯]

    1998年,科爾領導的中間偏右聯合政府在選舉中失利,社民黨相隔十六年再次執政,並與綠黨組成中間偏左執政聯盟。金融醜聞危及基民盟很多領導的形象,首當其沖的是科爾本人,然后是黨魁沃爾夫岡·朔伊布勒。2000年,曾任基民盟秘書長的默克爾宣布參選基民盟領導人,並公開聲明與科爾等人劃清界限。默克爾最終接替朔伊布勒成為基民盟第一位女性領導人。默克爾當選在很多方面都是讓人十分驚訝:基民盟被認為是傳統保守派及天主教背景的政黨,男性主導一切。

    很多人拿默克爾與前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兩個人都是國家首位女性政黨領袖及領導人,有鐵娘子之稱,還都曾經是科學家,分別在於對歐洲的態度,戴卓爾夫人是疑歐派,默克爾則是親歐派)比較,把她叫做(多數是非德國媒體)“鐵姑娘”。有時新聞媒體還用“Angie”稱呼她。

    除了基民盟領導人的職務外,2002年起她還是聯邦議會中基民盟中保守派的代表。

    默克爾和俄羅斯總統普京,2002年

    2002年,默克爾不顧全國的主流反對,公開贊成伊拉克戰争,聲稱這是“不可避免”的,這導緻她領導的基民盟在聯邦選舉中落敗,但中間偏左執政聯盟基民盟與社民黨的議席差距減至僅三席,施羅德的中間偏左聯合政府僅以微弱優勢取勝。施羅德其後把選舉勝利,歸功于他強烈反對美國發動戰爭中霸權和軍事冒險的強硬态度,但事實上,施羅德的聯合政府優勢減少,從此變得不穩定。不過,默克爾並非基民盟推舉的總理候選人,也是基民盟落敗的因素之一。

    總理[編輯]

    2007年的默克爾

    2005年5月30日,她正式代表基民盟/基社盟,在9月18日提前舉行的聯邦選舉中與總理施羅德角逐下任總理。10月10日,大選中幾乎打成平手的基民盟與社民黨在近兩個月的聯合組閣談判中取得共識,确認由默克爾出任聯邦總理,內閣人事由社民黨佔優,社民黨有8個席次,基民盟有6個席次,組成四十年首個「左右大聯盟」。

    2005年11月22日,她正式成為德國第一位女性聯邦總理,也是一千年前德意志王后英語List of German queens狄奧凡諾(956年-991年)之后,第一位領導德意志地區的女性。她也是兩德統一後首位出身前東德地區的聯邦總理。

    默克爾擔心歐盟未能定義“未來貿易戰”的共同利益,現在歐洲在后冷戰時代保持“和平和自由”的目的已經實現。“這就是我認為的,歐洲需要學習很多東西,不是把太多精力放到諸如‘要不要在葡萄牙修建與德國西北部相通的自行車專用道’這樣的事情上。”

    默克爾贊同國家自願參與模式需要變革。“在德國,我們總是面對‘總是慢一拍’的危險。我們要加速變革。”

    2009年德國聯邦議院選舉,經過與社民黨近四年的「左右共治」,默克爾領導的基民盟再次取得勝利,議席較上屆增加,與同屬中間偏右的自由民主黨合組聯合政府。

    2013年德國聯邦議院選舉,由於中間偏右盟友自由民主黨未能跨越5%的得票門檻被逐出國會,基民盟再次與社民黨近四年的「左右共治」,組建大聯合政府。

    2015年12月,默克爾當選《時代周刊》2015年度風雲人物,《時代周刊》總編贊揚她在歐洲主權債務、中東難民及俄羅斯幹預烏克蘭等危機期間所展現的非凡領導能力[7]

    2016年11月20日,默克爾宣布将謀求第四度連任總理一職。[8]

    2018年3月14日,在歷經長達171天的協商後,梅克爾以364票贊成、315票反對、9票棄權以及21張無效票的結果確定四連霸。[9]

    默克爾支持接納難民的政策,但招緻國内強烈反彈。2018年10月,盟友基社盟和基民盟本身分別在巴伐利亞州和黑森州議會選舉中接連受鋤,默克爾宣布放棄競選基民盟黨領袖一職,2021年第四度總理任期結束后不再尋求連任[10][11]

    2020年7月1日,德國接任為期6個月的歐洲聯盟理事會主席國職位,默克爾将領導由27個成員國組成的政治和經濟集團,應對2019冠狀病毒病疫情産生的衛生危機及其在歐洲造成的經濟損失。其他問題包括英國退出歐盟的影響、歐盟與中國大陸的貿易以及與美國的緊張關系[12]

    2021年10月26日,在政府卸任儀式上,德國總統施泰因邁爾向默克爾及其他内閣成員遞交了任期結束通知,默克爾正式卸任總理;但她仍将作為總理領導看守政府,直至12月8日新總理奧拉夫·朔爾茨就任為止。[13]

    外交政策[編輯]

    2006年,默克爾與美國總統喬治·W·布殊一同參觀國立建築博物館
    2008年,默克爾、波蘭總理唐納德·圖斯克及意大利總理西爾維奧·貝魯斯柯尼出席歐洲人民黨會議
    2015年2月,默克爾、烏克蘭總統彼得·波羅申科及美國副總統喬·拜登出席第51屆慕尼黑安全會議
    2018年8月,默克爾與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在梅澤貝格宮會面

    中華人民共和國[編輯]

    默克爾重視發展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關係,但在執政早期時曾在人權問題上仍保持強硬的立場。2007年9月23日,默克爾在總理官邸會見西藏流亡政府精神領袖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表示支持西藏文化自治,是首次正式會見達賴。這次會面引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的強烈反彈,德國外交部長施泰因邁爾亦對此做出批評。[14]默克爾在接受德國媒體採訪時回應說「我是德國總理,我有權決定在哪裏和誰見面。不會因為對華貿易關係而在原則問題上妥協讓步。」(Entscheide selbst, wen ich treffe)。默克爾於2008年3月藏區流血衝突發生之際即表示未來還會再接待到訪的達賴喇嘛[15],她其後更表明不會出席北京奧運會,成為第一個宣佈不出席的大國領導人[16]

    默克爾自就任總理以來,截至2019年9月,先后訪中12次,到訪過的城市有北京、上海、南京、西安、成都、合肥、沈陽、武漢等,她也是任内訪華次數最多的西方國家領導人[17]

    2021年10月13日,默克爾最后一次以德國總理身份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行視頻通話,在官媒報道中被稱呼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是21世紀20年代第一位被稱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的西方國家領袖[18]。2021年10月18日,默克爾與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舉行視頻會晤,李克強邀請默克爾卸任之後到中國走走,繼續關心支持中德關係發展[19]

    土耳其[編輯]

    在2005年競選時,梅克爾就公開她的看法(在拜訪伊斯坦堡時她也有表示),土耳其其實無法被歐盟接受成為成員國。換句話說,她偏好的是「特殊的夥伴關係」。當她就任總理並進入歐盟後,她對這個問題就相當棘手。之後土耳其總理埃爾多安在2008年2月到德國向在德的土耳其人發表演說時警告他們不要被其它文化同化,並表示「這種文化融合是反人類罪行」[20],引起默克爾的異議[21]

    以色列[編輯]

    梅克爾一直至今都對德國參與聯合國在南黎巴嫩解放運動的衝突事件,抱持保留態度。以色列總理奧爾默特在接受南德日報訪問時,對德軍參戰的辯護是:「我已經告知梅克爾總理,我們跟德軍在南黎巴嫩一點問題都沒有。」現在梅克爾領導下,德國是世界上對以色列最為友善的國家之一。

    2008年3月18日,梅克爾在以色列國會發表演說,並以希伯來語開場。她強調德國對以色列的歷史責任;確保猶太人的國家安全,毫無疑問是德國的責任。梅克爾是第一個在以色列國會前發表演說的德國政府首腦。

    糧食問題[編輯]

    默克爾認為包括印度及中國大陸在內的發展中國家,當地人民不斷改善及提高原有的飲食水平,是導緻2008年上半年世界糧價飆漲的主要原因,並否認大量農作物被用於製造生質燃料為價格上升的原因。梅克爾說﹕“如果他們(印度人)突然比從前多吃一頓飯,又如果一億中國人突然開始喝牛奶,當然,我們的奶量必然有所缺減,其他方面(糧食)亦然。”[22]

    軍事衝突[編輯]

    伊拉克戰爭中,梅克爾表示她同情美國的伊拉克政策。在面對軍事衝突方面,她表示必須非常理性地看待這個問題,比如當北約參與科索沃戰争時,藉以比較德國歷史發展的過程,她說:「回頭看看過去的歷史,自由才是我們緻力追求的善舉,並且我們不惜一切要做的是,避免戰爭再度來臨....回頭看看過去的歷史,誤解、激進的法西斯主義所帶來的隻有災難,運用暴力的結果,帶來的隻有更大的不幸—這個結果是不可避免的,因此我們要盡力避免這種惡行。...在科索沃戰爭中,也要盡量避免暴力『意願同盟英語coalition of the willing』(2003年美國進軍伊拉克結合的同盟)所帶來的巨大災禍。」

    經濟與社會政策[編輯]

    梅克爾在2000年底就試圖規劃「新社會市場經濟」。這個計畫就是要提供一個社會市場經濟的穩定概念。在1999年格哈特·施羅德內閣中就已經出現這樣的概念。而到2001年8月27日在當時CDU委員會裡面,梅克爾擬定了這個討論方案,並在該年12月的聯邦議會日時,基民盟在德勒斯登宣示這份計畫,並且成為基民盟施政計畫的一環。

    家庭政策[編輯]

    作為女性與年輕人的聯邦總理,出身自東德的梅克爾相當在意女性就業率、生育率等問題。在東德與西德之間,存在著不同阻礙生育的法律狀況,這也是後來她進行法律統一改革的原因。她政策要點之一就是在性別平權法(Gleichberechtigungsgesetz (1993/94))內強化女性就業條件。同時關於兒童與青年協助法(Kinder- und Jugendhilfegesetz)的修訂,也讓0歲以上的兒童可以享有幼稚園的法律保障,這是她最大的成果。2017年6月,德國同性婚姻法案在她對自己所屬的執政黨公開呼籲良知投票下,德國國會終於通過德國同性婚姻法制化,儘管她個人堅持一夫一妻制,但依然尊重此項人權法案。[23]

    環境政策[編輯]

    早於1995年4月時,梅克爾在柏林任聯合國氣候委員會的第一屆環境部長。在這段時期內,她緻力於減少國際溫室效應。1997年在京都議定書簽署之後,梅克爾就開始投入減碳工作。梅克爾是一個關注核心能源運用的支持者,比如如何從關鍵資源中獲得電力。在她的領導下,緻力於減少核廢料。1998年5月,在德法邊界出現違法處理核廢料事件,梅克爾也因出現監督不當,受到反對黨批評而辭職。然而她證明了自己的對核能經濟的能力與責任感。1997年的官方宣告裡面,也看得到每年要持續針對特殊能源增稅,比如石油、天然氣與電力(生態稅)。1998年在她擔任環境部部長期間曾在《科學》雜志上撰文闡述科學在可持續發展中的角色。[24]

    對斯諾登事件的立場[編輯]

    2013年,在柏林的反美國國家安全局監控示威

    愛德華·斯諾登事件導緻稜鏡計畫曝光后,美國被指監聽默克爾,而美國情報機構可能已經監聽現德國總理默克爾的電話長達十余年。默克爾強烈譴責間諜行動,要求美國國家安全局立即停止監聽行為[25][26],並指出如果事件繼續醞釀下去,會影響德美關係。德國《明鏡》周刊26日最先披露了上述消息,美國媒體紛紛跟進。有關報道的情報來源似乎仍出自美國“監控門”事件英語Global surveillance disclosures (2013–present)揭秘者、美情報機構前雇員斯諾登。報道指默克爾的手機号碼早在2002年就被列入美國國家安全局的特别監控當中,直到2014年6月美國總統奧巴馬訪問德國時,該号碼仍未從美國國家安全局的監控中删除。[27]

    個人生活[編輯]

    婚姻[編輯]

    巴拉克·奧巴馬,米歇爾·奧巴馬,默克爾和她的丈夫約阿希姆·紹爾,2009年

    1974年,梅克爾與同學去蘇聯參加青少年交流活動,並到列甯格勒州和莫斯科找俄羅斯的物理系同學遊玩,在此認識第一任丈夫烏爾裏希·梅克爾(Ulrich Merkel),兩年後住在一起,兩人希望在同一個城市工作,結婚才有機會分配到住房,且夫妻找工作時,國家不會將他們分隔兩地[4]。1977年,婚禮在滕普林老家舉行,安格拉冠上夫姓「梅克爾」。四年後婚姻出現裂痕,兩人形同陌路,她幾乎在一夜之間就從兩人在東柏林共有的房子搬出去,留下相當震驚的烏爾裏希·梅克爾[4]。1982年兩人離婚[4]

    她現任(即第二任)丈夫是畢業并任教于德國洪堡大學的博士、教授、量子化學家約阿希姆·紹爾,兩人是1981年認識的,當時紹爾是她的博士研究生導師。紹爾的前妻是一名化學家,兩人育有兩個兒子,夫妻感情不和,早就分居,于1985年離婚。1986年默克爾在博士畢業后,兩人住到了一起。兩德統一之后,默克爾從政,紹爾繼續科研事業。自1993年開始,紹爾在母校德國洪堡大學擔任全職教授。直到1998年,默克爾升任基民盟領導人后,兩人才正式結婚[28]

    個人特質[編輯]

    梅克爾熱愛歌劇,尤其喜歡華格納與悲愴及命運有關的所有作品,《特裏斯坦與伊索爾德》是她最心儀的歌劇。梅克爾如此形容華格納:「事情無法從出口倒轉回來,讓我覺得悲痛。起步對,滿盤皆對。」做事有條理有計劃,從容不迫。她在思索問題時,首先會要全面徹底了解事情,要看事實,即使反面沒有任何論據,她還是會要了解事情的反面。因此,梅克爾會動手分析她對世界的認識,估量論據,收集事實,再權衡出一個淨值。[29]

    梅克爾欣賞沈默緘默,安靜沉著。她所有信得過的人都能保持沈默,對她而言這是忠心耿耿的證明。若有人不符合梅克爾的期待,她會變得非常冷淡簡慢,甚至挖苦對方[29]。如果有些人擔任的職位不是由她決定,而她又迫切需要他們,她在那些人面前的態度就不一樣了:如結盟黨派的黨魁,或其他國家的領導人[29]。她不容許自己冷硬,甚至禁止流露出好惡。在交友方面,梅克爾對共事者始終保持距離,即便是從1995年開始至今擔任辦公室主任包嫚,也一直都以「您」互稱,不直呼其名[29]

    梅克爾價值觀核心是「自由」,開始還有些隱諱,一共花了十年,才將自由列進自己即興演出中[29]。2010年,梅克爾頒獎給以漫畫諷刺默罕默德的漫畫家威斯特葛德英語Kurt Westergaard,並以「自由的秘密是勇氣」為題發表演講。梅克爾試圖找出自由的定義,自由最主要與責任有關[29]:「自由一方面從一些什麼而來,另一方面又朝向著一些而去。我們談到自由的時候,總是在談論別人的自由。」「我相信,自由社會更具創造力,而且能發展出長期有效的解決辦法。」自由包含責任、包容與勇氣[29]

    健康問題[編輯]

    2019年7月初,默克爾連續三次在面對公衆媒體時發抖,第一次發抖是在與來訪的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出席歡迎儀式之際。據政府方面公布的消息稱,原因是默克爾喝水不夠。第二次顫抖則被總理府解釋為心理反應[30],第三次發抖是在迎接芬蘭總理時;盡管她本人稱身體很好,不用大家擔心。[31]但這仍引起輿論的擔憂。[30]

    榮譽[編輯]

    官方勳獎[編輯]

    •  德國
      • 大功績十字級德國功績勳章(1996年)
      • 大十字級德國功績勳章(2008年1月11日)
      • 特等大十字級德國功績勳章(2023年4月17日)[32]
      • 查理曼獎(2008年5月1日)
    •  義大利
      • 大十字級意大利共和國功績勳章英語Order of Merit of the Italian Republic(2006年3月21日)[33]
    •  沙烏地阿拉伯
      • 一級阿蔔杜勒阿齊茲國王勳章英語Order of King Abdulaziz(2007年)
    •  挪威
      • 大十字級挪威皇家功績勳章英語Royal Norwegian Order of Merit(2007年10月15日)
    •  秘魯
      • 大十字級秘魯太陽勳章(2008年5月17日)
    •  葡萄牙
      • 大十字級恩裏克王子勳章葡萄牙語Ordem do Infante D. Henrique(2009年3月2日)[34]
    •  阿聯酋
      • 扎耶德勳章英語Order of Zayed(2010年5月26日)
    •  保加利亞
      • 斯塔拉山脈勳章俄語Орден «Стара-планина»(2010年10月11日)
    •  美國
      • 總統自由勳章(2011年6月7日)
      • 四大自由獎英語Four Freedoms Award(2016年4月21日)
    •  印度
      • 國際理解尼赫魯獎(2011年5月31日)
    •  以色列
      • 以色列總統獎章英語President's Medal (Israel)(2014年2月25日)
    •  奧地利
      • 奧地利共和國服務榮譽勳章 (1952年)德語Ehrenzeichen für Verdienste um die Republik Österreich (1952)(2015年8月27日)
    •  摩爾多瓦
      • 共和國勳章(2015年11月12日)
    •  立陶宛
      • 大十字級維陶塔斯大帝勳章(2017年6月23日)
    •  斯洛伐克
      • 一級白色雙十字勳章英語Order of the White Double Cross(2019年2月7日)
    •  拉脫維亞
      • 大軍官級三星勳章英語Order of the Three Stars(2019年4月11日)
    •  愛沙尼亞
      • 一級聖母之土十字勳章英語Order of the Cross of Terra Mariana(2021年2月23日)
    •  烏克蘭
      • 自由勳章英語Order of Liberty (Ukraine)(2021年8月22日)[35]
    •  斯洛維尼亞
      • 優異勳章英語Order for Exceptional Merits(2021年10月5日)
    •  比利時
      • 大十字級利奧波德勳章(2021年10月15日)
    •  盧森堡
      • 大十字級盧森堡大公國功績勳章英語Order of Merit of the Grand Duchy of Luxembourg(2021年10月18日)
    •  約旦
      • 大绶級複興傑出勳章英語Supreme Order of the Renaissance(2021年10月27日)
    •  法國
      • 大十字級榮譽軍團勳章(2021年11月3日)
    •  荷蘭
      • 大十字級荷蘭之獅勳章英語Order of the Netherlands Lion(2022年7月13日)
    •  聯合國
      • 聯合國難民署
        • 南森難民獎英語List of Nansen Refugee Award laureates(2022年10月4日)[36]
      •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 費利克斯·烏弗埃-博瓦尼和平獎(2022年)

    非政府組織獎項[編輯]

    • 德國社會協會獎德語Deutsche Gesellschaft (Verein)德國社會協會德語Deutsche Gesellschaft (Verein),2005年)
    • 歐洲視野獎英語Vision for Europe Award(埃德蒙以色列基金會,2006年)
    • 福布斯世界百名權威女性榜首(《福布斯》雜志,2006年-2010年、2011年-2020年)
    • 利奧貝克獎德語Leo-Baeck-Preis德國猶太人中央委員會德語Zentralrat der Juden in Deutschland,2007年)
    • 世界政治家獎(良心呼籲基金會英語Appeal of Conscience Foundation,2007年)
    • 羅伯特·舒曼獎章英語Robert Schuman Medal, EPP Group歐洲人民黨黨團,2007年)
    • 歐洲功績獎(聖約之子會,2008年3月11日)
    • 盧修斯·克萊獎章德語Lucius D. Clay Medaille德美俱樂部協會德語Verband der Deutsch-Amerikanischen Clubs,2009年10月6日)
    • 埃裏克·沃伯格獎德語Eric-M.-Warburg-Preis大西洋之橋德語Atlantik-Brücke,2009年6月25日)
    • 德國媒體獎德語Deutscher Medienpreis媒體控制德語Media Control,2010年2月9日)
    • 世界領袖獎(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美國當代德國研究院,2010年7月16日)
    • 利奧貝克獎章德語Leo-Baeck-Medaille利奧貝克研究所德語Leo Baeck Institut,2010年9月21日)
    • 《新政治家》50名世界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新政治家》2010年)
    • 奧托大帝獎德語Kaiser-Otto-Preis奧托大帝基金會,2011年8月24日)
    • 寬容與理解獎德語Preis für Verständigung und Toleranz柏林猶太博物館,2011年10月24日)
    • 海因茨·加林斯基獎德語Heinz-Galinski-Preis(海因茨·加林斯基基金會,2012年11月28日)
    • 驅逐者協會榮譽獎牌德語Ehrenplakette des Bundes der Vertriebenen被驅逐者聯合會德語Bund der Vertriebenen,2014年)
    • 時代年度風雲人物(《時代》雜志,2015年12月)
    • 歐根·博爾茲獎德語Eugen-Bolz-Preis(歐根·博爾茲基金會,2017年)
    • 埃利·維瑟爾獎(美國大屠殺紀念博物館,2017年)
    • 富布賴特國際理解獎(美國富布賴特委員會德語Fulbright-Kommission,2019年1月)
    • 西奧多·赫茨爾獎(世界猶太人大會,2019年)
    • 布伯-羅森茨威格獎章德語Buber-Rosenzweig-Medaille德國基督教-猶太合作社團協調委員會德語Deutscher Koordinierungsrat der Gesellschaften für Christlich-Jüdische Zusammenarbeit,2020年)
    • 亨利·基辛格獎英語Henry_A._Kissinger_Prize柏林美國學院英語American Academy in Berlin,2020年)
    • 年度演講獎(蒂賓根大學,2020年)
    • 辛提人與羅姆人歐洲公民獎德語Europäischer Bürgerrechtspreis der Sinti und Roma德國辛提人和羅姆人中央委員會德語Zentralrat Deutscher Sinti und Roma德國辛提人和羅姆人文獻與文化中心德語Dokumentations- und Kulturzentrum Deutscher Sinti und Roma曼弗雷德·勞滕施拉格基金會德語Manfred Lautenschläger-Stiftung,2021年)
    • 卡洛斯五世歐洲獎西班牙語Premio Europeo Carlos V尤斯特基金會歐洲和伊比利亞美洲科學院西班牙語Fundación Academia Europea e Iberoamericana de Yuste
    • 約翰·彼得·弗蘭克獎章(聯邦公共衛生服務醫師協會德語Bundesverband der Ärztinnen und Ärzte des öffentlichen Gesundheitsdienstes,2021年8月18日)
    • 瓦爾特·拉特瑙獎(瓦爾特·拉特瑙研究所德語Walther Rathenau Institut,2021年)

    爭議[編輯]

    對歐洲的政策[編輯]

    德國政府對希臘等國的撙節政策引起希臘及西班牙等歐豬五國的抗議,並且促使希臘的「激進左翼聯盟」以及西班牙的「我們可以黨」崛起、以及國內的右翼民粹政黨「另類選擇黨」興起。由阿列克西斯·齊普拉斯領導的希臘政府在2015年時更放話要追討與當時債務金額相近的二戰賠償高達2787億歐元。[37]

    著名的美國政治學家法蘭西斯·福山於2016年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批評默克爾在處理歐洲事務時隻關注德國民意,讓民粹主義在歐洲滋長。福山認為對歐洲來說,民粹主義的興起是比伊斯蘭國更嚴重的威脅[38]

    難民政策[編輯]

    2017年1月,時任美國總統唐納·川普批評默克爾在接收難民政策上犯下「災難性錯誤」。[39]

    2019年6月,時任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批評默克爾讓德國接納當中大多數是為了逃離叙利亞内戰的過百萬難民是重大錯誤。[40]

    軍購交易[編輯]

    安格拉·默克爾在擔任德國總理的最后9天内,批準了一項價值近50億歐元向埃及與新加坡交付軍艦和防空飛彈的交易,創下德國武器出口的新紀錄,但連累其繼承者奧拉夫·蕭茲被批評是騙子,他在默克爾領導時期擔任副總理兼财政部長。在社會主義左翼黨議員的要求,這些交易的細節是在蕭茲出任總理的前一天才被公布。社會主義左翼黨的外交政策專家塞維姆·達格德倫(Sevim Dagdelen)對此在推特上抨擊蕭茲,指責他的行為像“一個真正的騙子”。[41]

    對俄政策[編輯]

    2022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後,一些人質疑默克爾任內的對俄政策是不是實際上弱化了德國和歐洲[誰?]。媒體批評她讓歐洲在能源上越來越倚賴俄羅斯,即使2014年時俄羅斯併吞克裏米亞,默克爾仍然對北溪2號天然氣管道項目開綠燈,以及任內不重視德國的國防建設,還有似乎誤判了俄羅斯總統普丁的野心[42]

    此外,默克爾在俄烏開戰以來一直對此保持沉默,引起社會輿論對她的诟病,認為她與幾位前任總理赫爾穆特-科爾和格哈特·施羅德一樣(前者的作風常将個人榮耀置于法律與秩序之上,后者則不在乎民衆不滿他隻為了月領數百萬美元的薪水而為俄羅斯天然氣公司服務)在退下總理職位后,其個人行為沒有受到任何規範和準則[43]。直到2022年6月1日晚間,默克爾在柏林出席一場德國工會聯合會告别議式的演說中才首次明确譴責俄羅斯入侵烏克蘭[44],但拒絕為在任時的對俄政策道歉[45]

    流行文化[編輯]

    • 金德永、孫世演《一生一定要認識的女性領袖50人》第2章,台灣:漢湘文化,2015年2月

    參考文獻[編輯]

    1. ^ 默克爾連任總理 (頁面存檔備份,存于互聯網檔案館),亞太日報,2013年12月19日
    2. ^ Martin Armstrong. 15 Years of Angela Merkel. Statista. 2020-10-08 [2020-12-17].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1-01-10) (英語). 
    3. ^ Angela Merkel: Europe's Most Influential Leader [Expanded and Updated Edition]. [2021-12-11].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1-12-11). 
    4. ^ 4.0 4.1 4.2 4.3 Kornelius, Stefan. 梅克爾傳 Angela Merkel. 台灣: 城邦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商業周刊. 2014: 第32到38頁. ISBN 9789866032585. 
    5. ^ Merkel, Angela. Untersuchung des Mechanismus von Zerfallsreaktionen mit einfachem Bindungsbruch und Berechnung ihrer Geschwindigkeitskonstanten auf der Grundlage quantenchemischer und statistischer Methoden (Investigation of the mechanism of decay reactions with single bond breaking and calculation of their velocity constants on the basis of quantum chemical and statistical methods). Berlin: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German Democratic Republic (dissertation). 1986 (德語).  cited in Langguth, Gerd. Angela Merkel. Munich: DTV. August 2005: 109. ISBN 3-423-24485-2 (德語).  and listed in the Catalogue of the Deutsche Nationalbibliothek under subject code 30 (Chemistry)
    6. ^ Angela Merkel, Zdenek Havlas, Rudolf Zahradnik. Evaluation of the rate constant for the SN2 reaction fluoromethane + hydride .fwdarw. methane + fluoride in the gas phase. J. Am. Chem. Soc. 1988, 110: 8355–8359 [2015-11-04]. doi:10.1021/ja00233a012.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0-11-12). 
    7. ^ 德國總理默克爾當選《時代》周刊年度風雲人物. 2015年12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檔于2019年6月24日) (中文). 
    8. ^ 默克爾謀求連任德國總理-新華網. news.xinhuanet.com. [2016-11-23]. (原始内容存檔于2017-03-05). 
    9. ^ Angela Merkel elected to fourth term as German chancellor. DW. [2018-03-17]. (原始内容存檔于2018-03-14). 
    10. ^ 德國的默克爾時代已看到終點. [2018-10-30]. (原始内容存檔于2019-05-18). 
    11. ^ 默克爾放棄連任,“鐵娘子”為何能執政十幾年?. 2018-10-30 [2018-10-30].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0-09-17). 
    12. ^ Europe Faces Difficult Issues as Germany Becomes EU President. VOA. [2020-07-04].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0-12-27) (英語). 
    13. ^ 李長皓. 德國聯邦總統施泰因邁爾用感謝和贊美告别默克爾政府. 環球網. 央視新聞客戶端. 2021-10-27 [2021-10-27].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2-03-09). 
    14. ^ Kritik an Merkels Dalai-Lama-Treffen. stern.de. [2008-05-14]. (原始内容存檔于2007-12-04) (德語). 
    15. ^ 從默克爾對華外交中吸取“教訓” (頁面存檔備份,存于互聯網檔案館), 朝鮮日報, 2007.12.17
    16. ^ 德國總理表明不出席京奧. [2013-03-02]. (原始内容存檔于2016-12-24). 
    17. ^ 默克爾10年8次訪華 創西方國家首腦任上訪華數紀錄. 解放網. 2015年10月30日 [2015年10月30日].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0年9月17日). 
    18. ^ 史偉、邢彬、彭漢明、趙化 - 央視新聞. 獨家視頻丨習近平同默克爾視頻會晤:中國人重情重義,中國的大門随時向你敞開. 澎湃新聞. 2021-10-13 [2021-10-13].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2-05-13) (中文(中國大陸)). 
    19. ^ 楊光宇、胡永秋. 李克強同德國總理默克爾舉行視頻會晤. 人民日報. 2021-10-19 [2021-11-25].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2-05-10) (中文(中國大陸)). 
    20. ^ 德國政府籲土耳其總理訪德具責任心及政治敏感. 中新網. 2014-05-19 [2015-09-20]. (原始内容存檔于2016-03-05). 
    21. ^ German Chancellor Rejects Turkish View on Integration. DW.COM. 2008-02-11 [2015-09-20]. (原始内容存檔于2015-11-21). 
    22. ^ Bad policy, not biofuel, drive food prices: Merkel. reuters.com. [2008-11-19].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1-02-23) (英語). 
    23. ^ 德國同性婚姻合法化 梅克爾坦誠投反對票 (頁面存檔備份,存于互聯網檔案館),中央通訊社,2017-6-30
    24. ^ Angela Merkel. The Role of Science i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Science. 1998, 281: 336–337 [2015-11-04]. doi:10.1126/science.281.5375.336.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0-12-10). 
    25. ^ "NSA spying row: bugging friends is unacceptable, warn Germans" (頁面存檔備份,存于互聯網檔案館)衛報
    26. ^ 默克爾:誰都不能随意監控其他人. [2013-07-06]. (原始内容存檔于2015-02-24). 
    27. ^ 美國情報機構或已監聽默克爾電話長達十余年 2013年10月27日 來源:中國新聞網. [2014年3月30日].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0年8月5日). 
    28. ^ 媒體盤點各國第一先生. 新京報. 2013-03-31. (原始内容存檔于2013-04-03). 
    29. ^ 29.0 29.1 29.2 29.3 29.4 29.5 29.6 Kornelius, Stefan. 梅克爾傳 Angela Merkel. 台灣: 城邦文化事業股份有限公司-商業周刊. 2014: 第78到105頁. ISBN 9789866032585. 
    30. ^ 30.0 30.1 Welle (www.dw.com), Deutsche. 默克爾發抖 政治家解禁 | DW | 13.07.2019. DW.COM. [2019-07-21] (簡體中文). 
    31. ^ Welle (www.dw.com), Deutsche. 默克爾三周抖三次 站着不如坐着 | DW | 11.07.2019. DW.COM. [2019-07-21] (簡體中文). 
    32. ^ 梅克爾獲頒德國特級大十字功績勳章.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法新社. 2023-04-17 [2023-04-27].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3-04-27) (中文). 
    33. ^ (意大利文)Merkel Dott.ssa Angela. Presidenza della Repubblica. [2021-11-25]. (原始内容存檔于2017-10-10). 
    34. ^ (葡萄牙文)ENTIDADES ESTRANGEIRAS AGRACIADAS COM ORDENS PORTUGUESAS. Presidência da República Portuguesa. [2021-11-25]. (原始内容存檔于2019-08-31). 
    35. ^ (烏克蘭語)УКАЗ ПРЕЗИДЕНТА УКРАЇНИ №380/2021. Президент України. 2021-08-22 [2021-11-25].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1-08-23). 
    36. ^ 存檔副本. [2022-12-29].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3-03-14). 
    37. ^ Greece Nazi occupation: Athens asks Germany for 279bn euros. BBC News. 7 April 2015 [7 April 2015].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0-12-18). 
    38. ^ Angela Merkel is bigger threat to Europe than Islamic State, claims US professor. Daily Express. 2016-08-03 [2016-08-19].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0-12-19). 
    39. ^ Trump says Merkel made 'catastrophic mistake' with refugee policy. Reuters. 2017-01-15 [2017-01-16].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0-12-18). 
    40. ^ Western liberalism is obsolete, warns Putin, ahead of May meeting. The Guardian. 2019-06-28 [2019-06-30].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1-02-13). 
    41. ^ German arms exports surge during Merkel's last days. amp.dw.com. [2021-12-28].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2-01-23). 
    42. ^ 烏克蘭遭侵戰争把默克爾拉下神壇. 法廣. 2022-03-12 [2022-03-13].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2-05-11). 
    43. ^ Blome, Nikolaus. Ukraine-Krieg: Angela Merkel schuldet dem Land mehr als vornehmes Schweigen – Kolumne. Der Spiegel. 2022-05-02 [2022-06-02]. ISSN 2195-1349.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2-06-02) (德語). 
    44. ^ Angela Merkel bricht ihr Schweigen: Das sagt sie in ihrer ersten großen Rede nach dem Abschied. stern.de. [2022-06-02].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2-09-28) (德語). 
    45. ^ Welle (www.dw.com), Deutsche. 默克爾談俄烏:我不會怪自己不夠努力. DW.COM. [2022-06-08]. (原始内容存檔于2022-07-14) (中文(中國大陸)). 

    外部鍊接[編輯]

    • 個人網站 (頁面存檔備份,存于互聯網檔案館)
    • 安格拉·默克爾的Facebook專頁
    • 德國總理官方主頁 (頁面存檔備份,存于互聯網檔案館)
    • Ruth Elkins,《獨立報》(The Independent),2005年6月19日,"安格拉·默克爾: 鐵姑娘"[永久失效連結]
    • 德國首位女總理在議會宣誓就職 (頁面存檔備份,存于互聯網檔案館),BBC

    參見[編輯]

    • 默克爾第一内閣
    • 梅克爾菱形
    • 量子化學
    政府職務
    前任:
    格哈特·施羅德
    德意志聯邦共和國總理
    2005年-2021年
    繼任:
    奧拉夫·蕭茲
    前任:
    克勞斯·特普費爾
    德國聯邦環境部長
    1994年-1998年
    繼任:
    克勞迪娅·諾爾特
    前任:
    厄休拉·勒赫爾
    德國聯邦婦女及青年部長
    1991年-1994年
    政黨職務
    前任:
    弗雷德裏希·梅爾茨
    德國聯邦議院黨團主席
    2002年-2005年
    繼任:
    沃爾克·考德爾英語Volker Kauder
    前任:
    沃爾夫岡·朔伊布勒
    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領袖
    2000年-2018年
    繼任:
    安妮格雷特·克蘭普-卡倫鮑爾
    外交職務
    前任:
    弗拉基米爾·弗拉基米羅維奇·普京
    八國集團主席
    2007年
    繼任:
    福田康夫
    取自“https://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安格拉·默克爾&oldid=79105899”

  • 國曆:西元 1954 年 7 月 17 日 (六)
  • 農曆:甲午木馬年六月十八
  • 13月亮曆: 宇宙黃種子年13 月 21 日 ( 第 13 個月,第 3 周,第 7 天)
  • NS 1.18.13.21:KIN.200 超頻的黃太陽
  • 陽性生日密碼   34/7
  • 陰性生日密碼   34/7
  • 靈魂功課等級   + 5   - 2
  • 名人生日密碼彩虹數字 能量好感度計算13月亮曆 合盤計算我的流日 KIN 計算




  • 調性 5: 超頻 Overtone
    圖騰 20: 黃太陽 Yellow Sun
    黃戰士 波符 13 天的第 5 天
    內在女神力: KIN.198 電力的白鏡
    PSI(行星記憶資料庫): KIN.258 光譜的白鏡
    西元 1954 年 7 月 17 日,是一個很棒的日子,充滿了祝福及能量

    這天的星系印記是 KIN.200, 名號是 【超頻的黃太陽】 、 【黃戰士波符 之 超頻黃太陽】 也可以是 【超頻黃太陽.黃戰士波符】 ,你比較喜歡哪一個稱號呢?

    黃戰士是20個波符中的第16個;勇敢是一種態度,在經歷了人世間的風風雨雨之後,我們終將知道,所有的想像是需要具象化才能收成的,不然就猶如空中樓閣一般,只是在畫中、在念中、在想像中,黃戰士有著點石成金的能量,可以將想像中的願望顯化到現實世界中,透過無比的勇氣與決心,一步一步地達成目標,在過程中,所有的苦累我們都都能當成滋養,讓我們更理解豐收時的美好,沒有人可以阻擋黃戰士的決心,因為沒有達不到的地方,只有不想去的人。

    KIN.200 位於 黃戰士波符 13 天中的第 5 天,銀河音階為調性 5
    調性 5 的名稱是超頻,有著猶如巨星般的風采,能夠將能量聚焦然後放大。
    在黃戰士波符 13 天中,我們可以在每一天的靜心中問自己一個問題,今天是黃戰士波符的第 5 天,我的問題是:我該如何能讓自己獲得最大力量?。黃太陽,能使我獲得最大力量。

    今天的星際原型圖騰為黃太陽,我們稱之為主印記, 黃太陽是最後一個圖騰,象徵的經歷磨練考驗後的開悟者,也是支持他人心靈成長的光能導師。

    每個主印記都蘊藏著五大神諭,除了中央的主印記外,上下左右各有一個圖騰,分別為右邊的【支持】圖騰、上方的【引導】圖騰、左邊的【挑戰擴展】圖騰及下方的【隱藏推動】圖騰。

    黃太陽與藍風暴相互為對方的支持圖騰, 藍風暴支持著太陽,無須擔心的照耀著這個世界,有需要清理的地方,藍風暴的能量能夠使其重獲新生,太陽就穩穩妥妥妥的發光發熱,不需煩惱這一切無謂的瑣事。

    黃太陽的引導依據KIN的調性不同會有五種可能性,KIN.200的引導圖騰是黃星星 , 遵循著黃星星的引導,我們體會到美是沒有條件的,所有的眼光都蘊藏著愛的包容,因為包容著所有的不同,所以所有人的一生的都可以盡情地釋放出原本真實的樣貌。

    黃太陽與白狗相互為對方的挑戰擴展圖騰, 白狗是黃太陽的挑戰擴展,白狗對於認同的人事物能夠全然的付出全然的奉獻,而黃太陽貌似能夠將白狗的無私能量擴大到無邊無際,然而白狗跟黃太陽面臨的是相同的課題,就是須先走過全然愛自己的歷程,才能將將愛的能量用各種形式擴散出去。

    黃太陽與紅龍相互為對方的隱藏推動圖騰, 太陽高掛天上照耀四方,本不須能量推動,然而紅龍創造新生的本質,能夠讓黃太陽對於自身的付出增添動力。

    當我們能將五大神諭力量啟動合一時,將可發揮出 KIN.198 電力的白鏡 的內在能量。

    每年 7 月 17 日的 PSI(行星記憶資料庫)皆為 KIN.258 光譜的白鏡 ,PSI(行星記憶資料庫)是我們圖騰調性中,另一個更高維度的自己,也是另一個我們值得學習及體會的課題。

    另外就彩虹數字來說 1954 年 7 月 17 日 有著 陽性密碼 34/7(5級)、陰性密碼 34/7(2級)的數字能量。

    每一個圖騰印記都有著值得探討的深意,每一個數字更有著特殊的能量與意義,更多資訊我們將持續更新,歡迎多多分享本站內容,也邀請您來本站 粉絲專頁 按個讚,感謝您。


    Namaste.In Lak'ech Ala K'in
    祝福你,祝福我.你是我,我亦是你


    留下回應




    生日密碼計算機

    Find your birthday energy

    13月亮曆計算機

    Find your birthday energy

    彩虹數字計算機

    Find your birthday energy